服務熱線
13772180192

新冠病毒治療臨床實驗

 二維碼 262
發表時間:2020-04-14 16:41作者:西安天葉植物原料技術有限公司網址:http://www.stockbis.com
文章附圖

近日,《Nature》雜志對中國正在開展的新冠病毒(SARS-CoV-2)治療的臨床試驗進行了報道關注。報道指出,關于新冠病毒的臨床試驗注冊表數量每天都在增長,目前還沒有預防和治療新冠病毒的特效藥物。醫生們也急于幫助患者,但必須要進行臨床試驗,并設置嚴格的研究參數標準(比如對照組、隨機分組和臨床結果的衡量標準等),否則一切努力都將是徒勞。

中國新冠病毒治療臨床試驗一覽

據統計,截止到2月17日23點57分,中國臨床試驗注冊中心官網登記在冊的新冠病毒肺炎臨床研究已達到151項,涉及抗艾藥物、Remdesivir、氯喹、血漿治療、干細胞治療、中藥等。

此前,《Nature》旗下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雜志上發表了一篇評論,也盤點了哪些治療其它病毒的抗病毒療法可能“老藥新用”,被開發為新冠病毒的治療方法。

中國新冠病毒治療臨床試驗一覽

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克力芝)

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opinavir/ritonavir)是常用的抗艾滋病毒(HIV)藥物,可阻斷病毒需要復制的酶。在動物研究中,它們能夠降低引起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癥(SARS)和中東呼吸系統綜合癥(MERS)的冠狀病毒水平。截至目前,關于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的臨床研究有9項。

瑞德西韋(Remdesivir)

瑞德西韋(Remdesivir)是由吉利德開發的一種新型實驗性廣譜抗病毒藥物,最初用于針對埃博拉病毒,并被認為可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細胞中SARS-CoV和MERS-CoV的復制。Remdesivir是一種核苷酸類似物前藥,能夠抑制依賴RNA的RNA合成酶(RdRp)。

1月31日,頂級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發布的一項新報告顯示, Remdesivir或許是SARS-CoV-2的特效藥,已經幫助美國首例確診SARS-CoV-2的患者成功緩解病癥。目前,關于Remdesivir的2項安慰劑對照試驗正在開展。中國復旦大學病毒學家姜世勃表示,最快于4月底完成。如此一來,Remdesivir最快也要在5月獲批,但那時疫情或許已經結束了。

氯喹(Chloroquine)

氯喹是一種廣泛使用的抗瘧疾和自身免疫性疾病藥物,除具有抗病毒作用外,還具有免疫調節作用,可協同增強體內抗病毒作用。氯喹口服后廣泛分布于全身,包括肺部。此前的研究證明,這是一種便宜且安全的藥物,并且已有70年的使用歷史。

在2月17日下午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孫燕榮介紹說,目前,氯喹已在臨床上“非常確定地”顯示出對新冠肺炎的療效,且未發現和藥物相關的嚴重不良反應。這些藥物已經有過人體臨床試驗的安全記錄,并且證明對各種疾病有效,應該將其用于SARS-CoV-2感染的患者以評估其療效。截至目前,關于氯喹的臨床研究有17項。

血漿治療

2月13日晚,在湖北省新冠疫情新聞發布會上,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表示,康復后的患者體內有大量的中和抗體來抵抗新冠病毒。他呼吁康復期患者捐獻血漿,共同拯救還在與病魔作斗爭的病人。與此同時,中國醫藥集團下屬公司中國生物也宣布:在新冠肺炎康復者血漿中已檢測出高效價病毒中和抗體,實驗證明,能夠有效殺死新冠病毒。中國生物說,“我們用康復者特異血漿臨床治療11例危重病人,治療效果顯著。

中國生物研發相關負責人表示,新冠病毒特免血漿的采集、制備和系列檢測過程,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制備工藝成熟,所需時間短。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療藥物的前提下,采用這種特免血漿制品治療新冠病毒感染是最為有效的方法,可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修訂版)》提到,有條件時可采用恢復期血漿治療。也有專家表示,血漿抗體目前為止還處于研究階段,必須要有嚴格的臨床研究設計來證實有效性。

干細胞治療

干細胞治療對于禽流感患重者的肺部感染、肺纖維化有比較好的效果。為此,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表示將干細胞治療技術應用于新型冠狀病毒癥的病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組專家組成員李蘭娟院士表示,鼓勵此次新冠狀病毒肺炎危重癥患者嘗試干細胞治療。然而,《Nature》報道也指出,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證據表明干細胞可以清除冠狀病毒感染。

中藥研究

中國臨床試驗注冊中心登記的試驗中,中藥嘗試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其中最大的一項評估就是雙黃連。此前因有專家建議使用中成藥雙黃連口服藥治療新冠病毒,為此一夜之間雙黃連口服液被搶脫銷。據報道稱,雙黃連含有干果連翹的提取物,連翹被用于治療感染已有2000多年歷史。其他的傳統療法還包括金銀花湯劑、八寶丹,以及太極拳等。

結語

疫情當前,除了上述老藥新用的嘗試外,研究人員也在尋找新的藥物來對抗新冠病毒。比如,SARS、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和COVID-19病毒表面的一種螺旋狀蛋白質就是一個誘人的目標。姜世勃團隊發現,黏附在其刺突上的化合物和抗體可防止冠狀病毒入侵人體細胞。

總之,這是一場和時間的賽跑。“隨著試驗的進展,世界衛生組織應該提供關于哪些治療應該繼續,哪些應該放棄的建議。”姜世勃如此說道,“希望在疫情結束后能夠繼續研究出更好、更廣譜的治療方法。

End